中共改造新疆的利器――利用宗教去突厥化

中共改造新疆的利器――利用宗教去突厥化

中国历史上的西域,是个伊斯兰教与佛教多元文化并存的地区,但这两个宗教都不是中国的本土文化,中国的本土文化是儒家思想,由此衍生的本土宗教是道教。鲁迅先生曾说:“看懂了道教便知中国大半”。目前,中国大陆有官方认可的五大“合法宗教”: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和伊斯兰教。其中伊教和基教天主教都属于外来文化,特别是后者的地下教会,一直被严厉打压,但中国政府对本土宗教的政策则是宽松的。《中国灵魂争夺战》一书,是国际组织“自由之家”2017年发表的中国宗教自由报告,该报告指出,中国文革后,几乎灭绝的汉传佛教和道教经多年复苏已成为中国最大的制度化宗教,也成为中共拢络人心的工具和弘扬传统中华文化的旗手,并藉两者的影响力建立“软实力”统战“同文同宗”的台湾社会。报告还指出,习近平对汉传佛教与道教相当的重视和偏袒,对基督教、伊斯兰教等外来宗教则抱有敌意。中共认为,借助佛教和道教,能实现它在国内外的政治目标。报告还认为习近平企图在中国传统宗教和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加强中共政权的合法性。

长期以来,由于中共以实用主义制定宗教政策(改开后大力推行“宗教搭台、经济唱戏”),用时拿来,不用时踢开,中国政府放行的宗教文化就带有浓厚的政治色彩和商业色彩,所以现今大陆所有的“爱国宗教”,都不是正宗的,正宗的都跑到港台海外去了。特别是台湾,上自政客下至平民,一直都在供奉“妈祖”,在台湾社会,相比道教,汉传佛教不过是个配角。在中国民间神话传说中,“妈祖”(圣母娘娘)的来历比较混乱,北方人传说她是“三圣母”名杨婵,二郎神妹妹,玉皇大帝外甥女。南方人(主要是福建莆田)传说她是海神,盘古长女,玉皇大帝(元始天尊)的老婆并继承了帝位,这样说来,她应该是中国第一代女皇,武则天可以靠边站了。民间神话(包括《山海经》)众说纷耘胡诌八扯,无足采信。有史可考的,妈祖即“西王母”,应该是中国上古时期一个母系社会的部落酋长(见《穆天子传》)。

天山天池假古董“西王母祖庙”

根据历史经验和常识,中共改开后发展“无烟工业”,无中生有打造的旅游景点假古董上所介绍的文字都是移花接木,语焉不详莫须有的闪烁其辞,建造在天山天池东岸的“西王母祖庙”就是这样的一个产物。“西王母祖庙”,据旅游介绍中说它“该庙始建于元代(又说建于清代),1932年毁于战火”(和铁瓦寺的介绍一样)。为什么说始建于元代呢?这和金庸笔下大书特书的那个丘处机有关,史载成吉思汗在“上帝之鞭”西征中路过天山,可能是受了汉人《山海经》的启示,突然动起了长生不老的念头,听说中国道家有此仙丹,就下诏传当时中原最有名的全真派道主丘处机面见咨询如何成仙。丘道长岂敢不应召?立即带领弟子风尘仆仆的从山东栖霞前往天山脚下朝觐成吉思汗(元代李志常《长春真人西游记》)。但丘道长不敢象徐福似的忽悠,就直言道家其实没什么长生不老的仙丹,仙术也只有卫生之术没有长生之术,这让大汗很失望。

但史上所载,真正与这个丘老道有关的历史证物,其实是天池西岸的铁瓦寺,并非是什么西王母祖庙。关于铁瓦寺的来历,丘处机当然也急于成仙,饱览了天池风光后,认定《山海经》和《穆天子传》里西王母的昆仑山瑶池就在此地,于是选择了天池西岸的台地建了一座庙宇,以铁瓦覆顶,称铁瓦寺,供奉的就是西王母。但是以上历史,仅仅是以元李志常《长春真人西游记》为根据的。铁瓦寺的真正历史,应该是以阜康地方志为准,据阜康地方志载:铁瓦寺初建于清乾隆年间,光绪七年(1881年)重建,1933年3月被马仲英焚毁。1934至1937年重建。1950年春,铁瓦寺道士还俗,自此该寺庙荒废。1958年大跃进,寺内大钟被大炼钢铁。最后一次毁于1966年文革,铁瓦寺被全部拆毁,彻底变成废墟。看清楚没有?铁瓦寺建于清代,说它与丘处机有关系是捕风捉影,这座铁瓦寺在民国时曾重建,并非毁于1932年的战火,而是毁于“新中国”和文革!

上面说到了马仲英,就不能不提起新疆的一段历史,就是有名的哈密暴动,,这就是旅游介绍上所说的西王母庙和铁瓦寺都在“1932年毁于战火”的原因,新疆历史上这场暴动,是回人反抗汉人统治引起的,1932年8月,新疆省主席金树仁的部下到回民部落抢亲,激起了民变,汉人几乎被维人杀光。混乱中,盛世才则在苏联的扶植下取代了金树仁,盛又借助俄国人灭了马仲英,以铁腕政策平息了回人暴动,后来又镇压了“三区革命”才稳定了新疆。既然是回人反抗汉人的暴动,那么汉人的庙宇被破坏焚毁也就在情理之中了,汉人时兴掘仇家祖坟,回人也一样,杀光汉人后,随即泄愤的对象就是汉人的宗庙了。马仲英是甘肃回民军阀,受邀援助疆回是在近一年后的1933年5月,此时汉人宗庙早已被毁,所以汉人寺庙毁于战火可能没他什么事。

但今天的中共当局忌讳在敏感地区重提这段回汉矛盾的历史,就含含糊糊的用“毁于1932年战火”一语带过了。不过现今是信息时代,几乎不存在能够瞒过的历史,网络虽然不可能包罗万象,但重要的史实还可以找到些蛛丝马迹。铁瓦寺,是历史上曾经有过的,也有历史照片可证,而“西王母庙”却查无实据,连个遗迹也没有,所见的都是一些以讹传讹的旅游介绍文字,其中最误人子弟的当属《百度百科》上的谎言,《百度百科》上说:西王母祖庙始建于公元1221年元朝初期。距今近800年的历史,期间曾几建几毁,最后一次毁于1932年的战乱。1989年4月,台湾道教“慈善堂”总道长因王母娘娘托梦,多次组织百人道众团专程亲临天山天池膜拜王母娘娘,并且为重建西王母祖庙捐资献策。(见百度百科http://alturl.com/pjf9v

台湾的道教团体多矣,道教名号下的“慈善堂”也多矣,上述文字中的“台湾慈善堂总道长”姓甚名谁?又是哪个慈善堂的总道长?相关信息都没有清楚交待,显然是台湾商人打着宗教旗号到大陆投资赚愚民的香火钱。大陆改开后,各地方政府不择手段的吸引外资,港台一些商人看到了宗教这个百废俱兴的商机,纷纷投资内地兴建假古董开发财源。此类假古董有两种,一种是在已经有历史建筑或遗迹的地方大规模的重建或扩建;一种是凭空捏造无中生有,在某风景区买一块空地,建造寺庙和巨大佛像,寺庙中再摆放一些“发掘文物”以证实此地的考古价值。这两种假古董,都是大陆招商引资开发“无烟工业”的产物。因为从历史考证的逻辑上讲,阜康从汉代至清代一直都是突厥人(维族人)的居住地,自清之后,汉人都集中在迪化城里,天池地处偏辟荒凉,人烟稀少,绝无什么风景胜地之说,汉人也不太可能费工费时,冒着与土著人冲突的风险在天池的山上建庙,天池周边有个铁瓦寺供汉人朝拜就已经够了(而且是清代建造的),所以“毁于1932年战火”的,应该就是这个铁瓦寺。

为什么叫铁瓦寺?真的会是一块块的铸铁瓦吗?我想一定不是的,因为那要荷载很大,比陶土琉璃瓦沉重得多,要有很坚固的木房架才能承担,还要建高炉炼铁,还有矿石煤炭铸造厂什么的,建造技术上肯定难度太大。那么所谓铁瓦,我认为应该是一种铁匠敲打成的薄铁皮瓦,就是现在欧洲教堂尖顶上镶嵌的,每片之间企口咬合的那种菱形的轻质屋面瓦。这种铁皮瓦,多用在拜占庭式建筑的洋葱顶上,因为质轻和铁皮的可塑性,可以包裹球面,又因为质轻,至今法式建筑的坡顶也广泛采用它。另外,象寺庙这类大型建筑,一般都是就地取材,那么中式寺庙因陋就简,用铁皮瓦替代琉璃瓦,结合一点清真寺的建造技术也不是没有可能,不然铁瓦从何谈起?今天的铁瓦寺已经名“福寿观”,是正经八北的道教名称,只是没了铁瓦,是清一色琉璃瓦的明清建筑风格。因为现代交通发达,运输中式古建筑的材料已经不难,所以各地才大肆建造假古董,而且在新疆建造的汉文化假古董还有其特殊的政治意义。

回头再来谈谈西王母祖庙,这里就不再重复《百度百科》上的洗脑胡扯,只说它“重建”年代1999年的政治背景。众所周知,2003年5月,中共国务院发表了《新疆的历史与发展》“白皮书”,实质上也是向“疆独”的宣战书,今天的维人再教育营,正是对“白皮书”的落实。为什么发表这篇白皮书?这与2001年911事件后,疆独运动(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被中国政府搭上国际反恐顺风车,定性其为恐怖主义有关。紧接着2002年9月,受中共操纵的联合国又将“东伊运”加入国际恐怖组织名单。再往前追溯,1997年至1999年期间的疆独藏独代表访台,签署了《台藏内蒙东突独立运动共同宣言》。这都是中共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尽管中共本来就是当年东突运动“三区革命”的老祖宗)。联系此间在天山天池大造汉文化突出的假古董(特别拉上了台湾人),旨在宗教去东突化捎带打击台独这一目的,就是势在必然的政治动作了。

新疆和南北蒙,在大清之前都不是“中国”领土,民国继承了大清版图,中共国继承了民国版图,但割除了北蒙,因为当时的历史条件是蒋介石必须在新疆和北蒙之间二选一,要么北蒙独立,要么新疆独立。二战是列强国家重新划分势力范围的战争,势力范围是以民族独立建小国依附大国的形式体现的。中国并非列强之一,和一战一样,不过是个搭了顺风车的“战胜国”,二战后能瓜分到其一就已经不错了。蒙古民族和新疆各族自古就与俄罗斯人有天然的血统关系(蒙古人至今都是敌视中国的),容易脱离中国,但新疆情况比较复杂,各民族分散不团结,且因大清屯边大量移民导致汉化严重,斯大林分离新疆的手段是将新疆突厥化并为之付出了巨大成本,但最终看出新疆独立的难度太大,不得不放弃。

中共夺取政权后,与斯大林东突化新疆的战略相反,随着“疆独”思潮的日益强烈,中共在近二十年中也下了很大成本努力搞新疆的去东突化,去东突化即去民族化,主要依靠两种方式“掺沙子甩石头”――移民和宗教渗透。中共宣示领土主权的一贯伎俩是借用“考古发掘”,比如在南海某礁岛上发现了中国古钱或瓷器等等,就可以宣称此地是中国领土了。移民,即殖民化,中共的招数是打发本来应该裁撤番号的军队到新疆军垦,即生产建设兵团,并打发大城市的知青加入兵团,今天人们在新疆看到的汉族年轻人,基本上都是兵团或知青子弟。再就是改造新疆的原住民,实行去民族化去信仰化,使之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少数民族,今天的“再教育营”就是改造维人的最主要方式。同时,还要加强当地的汉文化特征,无中生有的天池西王母祖庙即为典型,在新疆建造汉文化十足的假古董寺庙,以此证明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

发表在 时评 | 留下评论

◆ 以螺杆(博讯螺杆)为代表的网特,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曾节明   [672 b] 2018-04-19 23:42:07  [阅读:79] (240190)

越描越黑,别再现眼了

这两份”证明“的笔迹应该是一个人的(也很可能就是申特本人所写)。事实上,我引用申特的伪造证明是他自己贴在博讯文集《图说个人简历》里的,但能够看到的仅仅是这一份,其它文件都是空白(不知是否他自己删除),并非”故意遗漏“,本来就不存在的东西,何谈遗漏?这是“自述”和文件图片原址:https://blog.boxun.com/hero/200903/zengjm/2_1.shtml

博讯博客网址:http://blog.boxun.com/hero/200903/zengjm/5_1.shtml

我提出的文件格式不对等问题,这次申特都很听话的纠正了。这段时间已经有差不多两个月了吧?(就算请人作,也不至于这么长时间嘛)那么申特的伪造水平就有两个低:一是功力低(国安为他补办的伪件过于仿真了反而弄巧成拙),二是效率低,这破玩意,扯一页旧书刊的空白页面,用平面设计软件制作后打印一份不是很容易吗?半个工作日就能搞定的东西,竟然花了两个月时间?再说,反正电脑上显示的也都是图像,谁可能看到原件?唬鬼哪?

大家看看这两份文件的签署手写笔体,仔细辩认一下,是否出自一人?还有,两份文件保存时间相同(即使文件为真,收讫前后相差也不到一个月),而且出示使用频率也应该一样,为什么会一新一旧?一份折损破裂,一份完好如新?这么重要的档案,一定应该贴身珍藏的吧?怎么被人质疑了两个月后才亮出另一份呢?真是越描越黑,呵呵

下面跟帖更有意思,ID张山人(即刘因全,社民党主席),为他的宣传部长曾节明(申曦)辩护,虽然可以理解他是在维护本党同志,但本人见过诡辩的,还没见过这么诡辩的:

跟帖:

  • 你扯得太离谱了。为了污蔑一个人,用得着这么卖力吗? 张山人 [57 b]  2018-04-21 00:08:40 [阅读:31] (240247)◦

看清楚,是你的老曾在卖力攻击反共人士!它攻击在先,我反击在后。先后顺序,你总应该明白吧?你能替你的老曾解释我的质疑吗?为什么同一时期签署,同一使用频率的文件会一新一旧?否则你为它的辩解就是苍白无力的! 螺杆  [207 b]  2018-04-21 13:19:54 [阅读:42] (240269)

◾两张纸保存在不同的地方,就会有不同的样子。马王堆的汉代女尸,出土时还完好如初。其他汉代尸体,早就变成泥土了。就说明,不同的保存方式,会有不同的结果。张山人  [159 b]  2018-04-21 13:52:54 [阅读:36] (240272)

◾那具死老太太不会与她的帛画漆器什么的分开墓葬吧?同类文件会分开存放?螺杆  [36 b]  2018-04-21 14:31:01 [阅读:27] (240273)

◾两个文件分别保存,这太正常了。万一被警察或共特或其他坏蛋拿走一个,还有另一个可供使用。换了我,也会这样做。我有时甚至将重要文件复印几份,分别保存在几个地方。 张山人  [137 b]  2018-04-21 18:21:01 [阅读:26] (240277)

  • 我看就张瑞莲三个字写得像点人样,剩下连申五毛的名字,写得都很丑很幼稚。 郭三俗 [0 b]  2018-04-20 18:16:15 [阅读:25] (240237)

◦家属张瑞莲女士写的呗,一般情况下,都是本人自己的签名写的流利些  螺杆  [0 b]  2018-04-20 18:24:28 [阅读:29] (240238)

◾这样瞎掰,一点说服力都没有。恨一个人,也不能信口雌黄污蔑。  张山人  [0 b]  2018-04-21 00:16:34 [阅读:23] (240248)

◾难道你和那个白痴一样,一点书法也不懂?我不相信  螺杆  [0 b]  2018-04-21 14:33:01 [阅读:20] (240274)

◾这方面,要权威部门鉴定,才能下结论。一般懂点皮毛的,不能瞎编。  张山人  [132 b]  2018-04-21 18:31:42 [阅读:26] (240281)

◾这是他红卫兵网特的一贯手法,  曾节明  [128 b]  2018-04-21 21:32:39 [阅读:17] (240288)

◾呵呵,骗过权威部门的假结婚移民,假政庇难民真共特真蛇民还少吗?  螺杆  [96 b]  2018-04-21 18:41:59 [阅读:27] (240282)

◾你又偷换概念了。这样辩论,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我看打住吧。  张山人  [153 b]  2018-04-21 18:46:33 [阅读:28] (240283)

啧啧,大家看看,是谁在偷换概念?

发表于luogan | 留下评论

全面剖析中共特务反法轮功干将曾节明的《肺腑自诉》

全面剖析中共特务曾节明的《肺腑自诉》

中共特务曾节明在“肺腑自述”中自称1973年八月生,父亲申湘华是文革桂林工人造反派领袖之一。

了解文革历史的都知道,广西文革的群众组织是分成4,22和联职两大派的,军队“支左”支持联职并挑动了武斗,所以广西文革大屠杀,就是联职对4,22及黑五类的族群灭绝。大规模武斗和屠杀是发生在1967年下半年和1968年上半年。当时屠杀的理由,主要是因黄永胜内定了4.22是反动组织和《公安六条》。那么如果曾父被抓被打是真,就应该是与派性有关,即他是4.22头头。至于因“反对武斗而被打成反革命”就搞笑了,文革中被打成反革命的,什么理由都能站住脚,唯独这个理由不可能成立,即使被认为是反对“文攻武卫”被打压也是暂时的,因为江青这个口号很快就不提了,中央文革也发出了制止武斗的《七三布告》和一系列“首长讲话”,所以反对武斗是没可能被打成反革命的,更没可能被关押。

而曾节明是1973年生,如果其父被长期关押,那么其母除了有外遇,也是不可能生下曾节明的,那就说明曾父即使是在关押中,起码也要在1972年就自由了。特别要指出的是,如果曾父不是打砸抢分子“三种人”,是没可能受到迫害的。事实上,只要在1973年还在被关押受迫害的文革造反派成员,那他一定是个“坏头头”及所谓“516分子”,或者在文革中犯有刑事罪行甚至有血债。但这又与曾节明的出生产生了矛盾,中共的在押犯人能与家人团聚生孩子吗?

文革中参加造反派甚至参加武斗的工人群众,文革后都恢复岗位“抓革命促生产”,并没有失业情况,那么曾家的“凄惨家境”从何说起?除非是夫妻感情不和,整天吵架,这在五岁孩子看来,的确算是凄惨家境。曾节明说他五岁时父母就离异了,这应该是他戾气十足乖僻成性的原因,众所周知,凡幼年遭遇父母离异的人都心理不健全。但是“家境凄惨”与“共产党宣扬的那一套”能有什么内在联系呢?共产党宣扬的那一套范围太广泛了,如果父母不是中共党员,“党组织”是不会过问一个普通工人家庭问题的,难道共产党会要求有五岁孩子的普通群众父母离异?

为了申请政治庇护,曾节明把自己的父母离异说成“凄惨家境”,父母感情不和的原因也算到共产党的头上,这也太扯了吧?为了申庇,曾想出了一个更能说服移民局的理由,这就是为法轮功学员提供了上网帮助,编造了“2001九月,因为给法轮功信徒上网提供帮助,遭中共政治警察绑架、操家,大量文章手稿、个人电脑、打印机等财产被抢走,随后被刑事拘留,关入桂林市第二看守所,在狱中遭受殴打和残酷的强迫劳动,深深地领教了比地狱还黑暗中共的“无产阶级专政”这一“英雄事迹”。众所周知,中共是在1999 年7月20日中共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2001年1月在天安门广场制造“自焚”假案,迫害达到高峰。2000年至2001年广西被非法劳教的部份法轮功学员有邬锦川等五十余人(见明慧网有关报导)。那么,曾节明(曾曦)帮助了其中哪些或哪位法轮功学员呢?

如果他真的支持法轮功人,那么就与他在法轮功人帮助下申庇成功来到美国后又一反常态的攻击法轮功自相矛盾了。曾节明到美国后,接连发表了数篇反法轮功文章,例如:

法轮功与义和拳的惊人相似之处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277895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http://blog.boxun.com/hero/201207/zengjm/11_1.shtml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http://blog.boxun.com/hero/201208/zengjm/4_1.shtml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http://blog.boxun.com/hero/201209/zengjm/8_1.shtml

在以上反法轮功文章中,曾节明忘恩负义的污蔑法轮功:“我曾经是法轮功的最早同情者和援助者,曾因帮助法轮功信徒,反被大法弟子出卖,过早暴露了反共潜伏者的身份,中断了我立志戈尔巴乔夫的梦想。但法轮功高层是何等无情无义翻脸不认人,不仅于我落难时见死不救,还因为我的拒绝跟风抬轿的独立分析,无比横蛮地把我打成“江曾共特”(比徐康生还厉害),把我列入封杀黑名单。。。。。。”

大家注意,曾节明说法轮功人“出卖”他,“过早暴露了”他的“反共潜伏者的身份”,而戈尔巴乔夫有句名言是“我加入苏共就是为了解体苏共”(大意如此),那么曾节明这段话,也就无疑是坐实了他中共“老党员”的身份,不知他申庇时是怎么填报“是否中共党员”这一栏的?怎样才算中共老党员?按中共的一般规则是要30年以上党龄。试问曾节明:你“颠覆国家政权”,有没有因此被开除党籍?有没有因此受到党内处分?你有30年党龄吗?

值得一提的是,曾节明还以支持法轮功而受到迫害的名义在《热血汉奸》论坛上骗捐,热血汉奸论坛的网友还真的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一名台湾网友一次就捐了一千美元。

http://www.rxhj.net/phpBB2/viewtopic.php?t=25233。海外中文网媒的网友无人不晓,《热血汉奸》是著名“反共反华”论坛,曾节明这样的爱国愤青为了申庇,居然混进《热汉》伪装“汉奸”毛遂自荐当版主,博取网友同情,玩弄反共网友的感情骗取捐款。

在《肺腑自诉》中,曾节明声称“因为反对活动遭中共当局侦获,自2008年三月开始,我及我的家人遭到中共政治警察的威胁、骚扰,我面临被重新抓捕的险境,我妻子也一再受到压力,被要求与我离婚、“划清界限”,遂不得不于同年国庆节逃亡泰国”。

这里的疑惑是,曾自称以“老党员”为笔名在《大参考》发表反共文章,如果他真的是中共老党员,那么中共党组织要求他妻子与其“划清界限”离婚就是正常情况,但前提是他妻子也必须是“老党员”,曾节明真的是中共老党员吗?否则就是谎言,因为中共组织内没有这样的规则,要求一个非党群众与她的非党群众丈夫离婚。那就只能说明,要么曾夫妻二人皆为中共老党员,要么他妻子是老党员,二者必居其一。

再看看“释放证”的自相矛盾,这份所谓的“释放证”,奇就奇在拘捕与释放都在同一天(2001年9月30日),曾特务在“自传”中,说他是九月份被捕,“关入桂林市第二看守所,在狱中遭受殴打和残酷的强迫劳动”,于十月份被家人以“精神分裂”为由营救出狱。当局拘捕他的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释放的理由却是“违犯治安管理条例”。在短短24小时里,他经历了被殴打和强迫劳动,有这样的奇幻拘审吗?难道当地“七星公安分局”的警员们和他一样,也是一群白痴或精神分裂症患者?如果当局真要迫害他,只凭家属的一纸精神病诊断开脱罪责是不行滴,了解大陆铁幕的都知道,凡是涉及政治犯罪,即使再能装疯卖傻也要送公安指定的精神病院鉴定,无病继续关押,有病强迫治疗(或取保候审),绝无可能轻意释放。

现在探讨一下曾节明到底有没有精神分裂症?曾节明被“逮捕”后,“家人朋友”立即开展了营救活动,按常理,证明他有精神病史的必要条件是他应在捕前曾经住过精神病院,这样才有可能获得患有精神分裂症的诊断书,凭此诊断书才能营救他。如果有这个诊断书,那就证明他是个精神分裂症患者,从此人的反复无常人格分裂来看,确实可以诊断他是个精神病。如果真的是个精神病,那么他的言论还有什么信誉可讲?疯话而已。

问题在于,他有没有这样的精神病诊断?是不是伪造的?由此推断,他因“颠覆国家政权”被“逮捕”的真实性也要问个为什么?如果他不是中共派遣特务,那么这份“释放证明”出笼后,就会有中共方面出示真正的文件来揭穿,但中共方面选择了沉默。常识是,凡逮捕证,拘留通知书,释放证等证明文件,案首都应有当地公安机关的名头字样,然而曾节明提供的这份“释放证”的案首却没有名头,难道是桂林公安特别为他制造了一个?中国公安机关释放证明书(副本)的统一格式是:

当地公安机关名称(监狱/看守所/拘留所/劳教所)

释放证明书(副本)

( )字第( )号

兹有______,男(女),______年_____月____日生,原户籍所在地____________,因______罪于______年_____月____日经_______人民法院判处__________附加________。服刑期间,减刑____次,减刑___年___月,加刑___次,加刑___年___月,实际执行刑期______,附加______。现因______予以释放。 特此证明。

(公章) 年 月 日

注意事项:1.持证人必须在______年_____月____日以前将本证明书副本送达_____县(市)_____ 派出所办理户口登记手续。

2.本证明书私自涂改无效。

以上是“释放证”的格式问题。再看看曾节明“肺腑自诉”的爱国情怀,在“肺腑自诉”中,曾节明还念念不忘说自己是爱国的:“在祖国,专制统治的滋味压抑而痛苦,但是,出亡异国、语言不通、身份歧视、寄人篱下。。。。。同样不是滋味,我深深的感悟道:外国的月亮再圆再亮,终归不是自己家的,。。。。。”

难怪他到了美国后不断抨击美国的民主,因为美国的月亮再圆,也不如中国的圆!那他还申什么庇?在中国老老实实的呆着当顺民,能有被歧视和寄人篱下的滋味吗?真正的中国异议人士认为,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祖国。而曾节明到了自由世界却感受不到自由,感受到的是“饱尝颠沛流亡之苦”,感慨“只有自己的祖国自由了,中国人才会拥有真正的自由!”

看到这里,我都怀疑这人是否精神正常了,难道共特都是他这样的白痴?

 

附  曾节明:只有自己的祖国自由了,中国人才会拥有真正的自由!——一个政治流亡者的肺腑自诉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我,曾节明,本名申曦,男,汉族,父亲申湘华曾为文革桂林工人造反派领袖之一,因反对武斗被打成反革命分子,遭长期关押、迫害,因此我幼年家境凄惨,五岁时父母即离异。

我本来就性格倔强,凄惨的家境,极大地激发了我对共产党宣扬的那一套强烈的逆反心理。

1989年初中毕业,同年考入桂林市重点高中——桂林中学就读,在高中读书期间,恰逢“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好些中国人因之而思想受到强烈震撼,马列毛主义信仰崩溃,我就是其中一个;1992年高中毕业,同年考入广西大学新闻系就读,在广西大学读书期间,组建学生社团——观察者协会,试图对高校当局施以自下而上监督。

但是,当时在邓小平“南巡”的影响下,整个校园同样涌动着铜臭、浮躁的热浪,人人争相经济动物化、政治冷漠到了极点,学校当局连不用打压,我发起的、试图对高校当局施以监督的“新思维”学生组织,就自趋瓦解;组建学生社团的痛苦挫折,使我认识到: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是决不可能给中国带来自由民主的,而只会麻痹人们在政治上的追求。

1996年大学毕业,获文学学士学位,同年受聘于桂林电视台,司职电视记者,1996年~2001年,先后供职于桂林电视台采编部、新闻部、文体部、专题部,走遍桂林市城乡及桂林十二县,我在工作中深切感受到中共专制统治之无比荒淫邪恶、人民之愚昧、痛苦、不争,因是而无限愤懑,逐渐确立了反专制的人生志向。

2000起,我以“老党员”为笔名,开始在《大参考》等网络刊物上发表异议文章,2001九月,因为给法轮功信徒上网提供帮助,遭中共政治警察绑架、操家,大量文章手稿、个人电脑、打印机等财产被抢走,随后被刑事拘留,关入桂林市第二看守所,在狱中遭受殴打和残酷的强迫劳动,深深地领教了比地狱还黑暗中共的“无产阶级专政”。

在家人和朋友的营救下,同年十月,以“精神分裂”免予起诉,释放,但遭罚款五千元作为“违犯治安管理条例”的罚款。

出狱后被当局剥夺了在任何媒体从事记者工作的权利;2003年年底,以“曾节明”为笔名,重新开始在网上发表异议文章,迄今为止,在各类网络媒体上发表文章三百篇以上,并荣获由袁红冰先生担任总编辑的《自由圣火》网站2008年年度写作奖;自2004年开始,在桂林尝试过由民运老兵陈泱潮发起的组织中华合众国筹委会(桂林分会)事业、支持过当地的维权活动、并积极传播最新版本的反封网软件,大力支持桂林市的法轮功人士退党活动。

因为反对活动遭中共当局侦获,自2008年三月开始,我及我的家人遭到中共政治警察的威胁、骚扰,我面临被重新抓捕的险境,我妻子也一再受到压力,被要求与我离婚、“划清界限”,遂不得不于同年“国庆节”逃亡泰国。

来泰国后,并没有获得“自由”的解脱,而时时魂牵梦萦,心系故国,忧国思国之心反倒愈发强烈;遂以笔为武器、以网络为载体,继续撰写异议文章、参与反专制活动。在祖国,专制统治的滋味压抑而痛苦,但是,出亡异国、语言不通、身份歧视、寄人篱下…同样不是滋味,我深深的感悟道:

外国的月亮再圆再亮,终归不是自己家的,只有自己的祖国自由了,中国人才会拥有真正的自由!

好不容易逃离专制之苦,又饱尝颠沛流亡之苦,我心中实在渴盼中国专制坚冰尽快消融、自由春晖早一天冉冉升起,能够自由回国的那一天早日到来!

曾节明 写于二〇〇九年二月十八日星期三中午

附图:

曾节明申庇提供的“释放证”

中国公安逮捕/拘留/释放证的文件格式

精神病鉴定书和强制治疗通知文件举例

 

发表在 时评 | 留下评论